岁月弹心
作者: 广电物业 戴朝文 日期: 2015-10-29

夜深,喧嚣的都市安静下来,洗完澡,抱着心爱的吉他,独自沉浸于弹唱的音乐时空,身体不知不觉的感受凉爽,激情却在心窝里不断升温。那是一件令人心旷神怡的妙事。一天忙碌下来,我甚是钟爱这样的一份悠闲。

 

青春的夙愿

  年少时曾暗自许诺,参加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一定要买把吉他。可是很遗憾,等到参加工作后才发现,那年头一把吉他要花费半个月的工资。生活的现实压倒了青春的冲动。

 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,虽时过境迁,多年来却始终与吉他有缘。

  记得中学时,和一位挺有音乐天赋的徐君同宿舍,他的吉他古典曲弹得相当不错,经常一边弹吉他一边大谈“江上风情”传奇,不但使男生羡慕佩服,还很能吸引女生的目光。由于趣味相投,我成了他的忠实听众兼业余学生。课余,常常是他弹我听,我弹时他在一旁指点,有时兴致一来就大声合唱,自得其乐。有时上完晚自修后,三五人到宿舍楼后足球场边,翻开曲谱一弹就是凌晨一两点钟,竟不觉夜已深;也曾在夏日晚饭后,在宿舍楼前的花圃旁,伴着夕阳即兴弹唱,赢得众多同学的应和与阵阵欢呼声。

参加工作后,曾有几位工友带上吉他来和我切磋,但都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,最终总是只剩下我一人。有位仁兄竟然连吉他都留在了我宿舍,当我主动归还时,他的回答令我诧异:“你帮我保管吧!”这样我便成为了别人吉他的“拥有”者。那把吉他伴我度过了好长一段集体宿舍的时光,最终我还是还给了他。因为隔段时间就有吉他爱好者来造访,看惯了别人激情的升温和降温,心中购买吉他的念头也就随着青春的流逝而慢慢降温。

 

偶圆吉他梦

    有一年夏天,工友谭君从他师傅那里拿回一把古色古香的吉他,因为岁月悠久的缘故,弹不了几天就断了根弦,被遗弃墙角。某天我去他宿舍玩,建议他修好来弹,他却出我意料地说:“要不就送给你吧!”我如获至宝,毕竟那曾是心中的夙愿。拿回来后,把吉他擦得光亮如新,然后用大头针把已破裂的共鸣箱钉好,为弦码加上油,又买了新弦换上,多年的夙愿就如此这般得以实现。这把吉他重新点燃了我的激情,也跟随在我身边很多年,弹走了许许多多枯燥无味的集体宿舍日子。记得得到的吉他后,还专门去信向徐君索借那花前月下共享的曲谱,回信却说,吉他已经封存而曲谱在搬家时不慎遗失了。我默然。

    从校园的欢呼和掌声,到后来宿舍里的功夫茶和香烟,和朋友在一起弹吉他犹如弹心,多少快乐忧伤变成了美好回忆。斗转星移,吉他永远是吉他,心情却穿上了岁月的外衣。最后,我把亲手维修过的吉他送给了一位住宿舍的小兄弟,不知道他们相伴相随的日子过得怎么样。有时还会想起那把亲手维修过的吉他,如果让我再次遇见它,我一定还认识。

    也许青春的吉他都是一样的,不同的人拥有同样的青春激情和梦想,同一把吉他可以安抚不同人的年轻的心。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理想和追求,虽然它们与现实有些差距,但那是特殊时期不可缺少的源动力,若岁月没有了梦想追求就不配叫作青春。

  吉他弹的是一种兴致,一份心情,一段特殊时光,一种生活状态。不管年纪如何,心中都应有一把吉他,它永远不该被岁月尘封。夜阑人静的时候,闭上眼睛抱起那把古老的吉他,在心中唱起《同桌的你》、《想家的时候》和《得意的笑》。梦想的吉他声中,难免对纯朴的校园生活和那把古香古色的吉他油然而生满腔思念。

生活中有一把能经常响起的吉他真好!

 

(广电物业 戴朝文)